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人在天涯

熟悉的地方没有风景,心随海角走天涯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父亲的葬礼  

2009-08-19 22:36:15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父亲的葬礼

父亲离去半月有余,早几日想写一文以寄哀思,但苦于心不静,故今日提笔.

  父亲是2005年2月3日凌晨2.20分在吉大第一医院病逝,享年73岁。当时只有我和妈、大弟在场。按照习俗第二天(农历二十六)必须火葬。因为民间有七不埋八不葬的说法。这样在通知了亲属后,全家开始准备葬礼。

  首先我们兄妹去鬼街买了老人走后的一些用品,回家后在老宅设置了灵堂。院子中间放了很大的一口棺材,爸爸的照片放在了最前面。这张照片照的很慈祥,望着父亲的音容笑貌,仿佛他还活在我们中间。灵堂两侧悬挂了大大的挽联,上联-神魂离去永千古下联-音容宛在留一生,横批-驾鹤西去。院子的两侧摆满了花圈,每个儿女都以家庭的名义敬献了花圈,其中我和老公敬献花圈的挽联是古稀离去慈父命,悲风难诉女儿情。小弟的挽联是千里奔丧悼慈父,万日思乡偕妻女。几个孩子轮流给父亲守灵。虽然我是女儿,但我并没有悲天喊地的哀嚎,相反大弟跪在地上,边烧纸边哭泣,看得出他真的很悲伤。事实上在我们五个子女中,我可以肯定的说:大弟是最孝顺的一个。因为从父亲生病到病故,他做到了一个儿子应该做的一切。

  这次葬礼,根据妈的建议,还请了喇嘛匠。听着那悲悲切切的唢呐声,每个人的心理都很难过。早上8.30分,在长春龙凤殡仪馆,父亲在缕缕青烟中化为灰烬。望着那高大的烟筒,我仿佛看到了父亲背着简单的行囊,疲惫地奔波在天国的路上,一个人是那么的孤单和饥渴。尽管如此,女儿还是从心里祈盼父亲一路走好。之后我们又把父亲的骨灰装在棺材里,运回老家土葬,三十二条大汉戴着白毛巾白手套,很有节奏地抬着棺材,儿孙们连磕头带下跪地行走在棺材的前面,唯独没让女儿加入这行列,我想这就是传统的男尊女卑。看着送葬队伍渐行渐远,北方冬天的古道上,孤零零的剩下我自己,偶有几只乌鸦在不远处盘旋,发出呀呀的、、、、、、的声音,好不悲哀。举目远望,那长长送葬队伍,犹如电影里的镜头,即真切又凄凉。半个小时的土葬完毕,墓地里又增加了一个新的土包。此刻我不由想起余光中的那首《乡愁》:乡愁是一块圆圆的坟墓,父亲在里头,我在外头。就这么一个小小的土包,将我和父亲永远的分开了,从此我们将阴阳两隔。此时的我才正真感到生命是如此的脆弱,那么的不堪一击,一旦失去它,一切将化为乌有。由此我们因该真爱生命。可以说从那一刻起,我才真正感受到了父亲作为一个平凡人的伟大!

  在上世纪六七十年代,父亲以每月39.5元 的工资,含辛茹苦养育了我们五个儿女,父亲曾在公安战线做一名狱警,工作十分认真,多次被评为先进狱警,以致同事送给父亲一个绰号--抓紧。在女儿的眼里父亲的一生清贫而伟大!

  亲爱的父亲,女儿再也没有了你的呵护,你也没有了女儿的牵挂。苍天为纸,大海做墨,难书四十年的养育之恩!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安息吧  父亲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女儿泪笔  2005年2月20日
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24)| 评论(5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